新闻资讯

鞍山训犬民警“五朵金花”

发布时间:2020-04-24 01:23  作者:德扑圈

  每天带史宾格犬训练搜爆,犬的状态会直接影响她们的情绪李沛洁、李薇、路山、赵新惠、高倩,这5名正值花季的女孩是鞍山仅有的训犬民警,在全国3000余名带犬民警中像她们这样的女警也只有几十名,她们被称作鞍山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警犬基地的“五朵金花”。

  7月16日下午2时许,天还下着雨,耽误了训练的警犬“小的”已经大半天没有看到训犬民警李沛洁了,它扒着犬舍的栅栏,眼巴巴地瞅着驯犬民警的宿舍。

  几分钟后,当李沛洁和另外4名训犬女民警出现在训练场的入口时,“小的”兴奋地叫个不停

  去年10月,通过笔试、政审、体检、面试、审核等层层筛选,“五朵金花”来到鞍山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警犬基地工作,成为辽宁省第一批带犬事业编女民警。

  和同龄女孩一样,她们也爱美。但入队第一天,她们就被告知,不能化妆,不能用香水,甚至连香皂和沐浴液都不能用。

  她们带的是史宾格犬,训练项目是搜爆。搜爆犬的嗅觉很重要,如果闻多了香气,会破坏对爆炸物品的搜辨能力。所以,快一年了,“五朵金花”几乎每天都是素面朝天。“史宾格是一种智商很高的犬,搜毒搜爆很有一套,就和心思细腻的女孩一样,有时候还会耍小性子。”李沛洁说,要想驯犬都得先过一关,让你的搭档犬认可你,喜欢你,和它成为朋友。

  训练中,李沛洁的训练犬“小的”对球体特别喜爱,它也因此成为李沛洁与爱犬“小的”之间最直接的亲密桥梁。

  李沛洁将球抛出后,“小的”奋力追赶,叼到球后就朝李沛洁狂奔,由于加速过猛没等李沛洁站起来,它就一头撞入李沛洁的怀中,还伸出舌头想要舔她的脸。“小的”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全部吹在李沛洁的脸上,李沛洁不躲反而也调皮地伸出舌头“挑衅”,好像一对交情颇深的好朋友在玩耍。

  “五朵金花”带的史宾格犬都不到一岁,它们出生后就几乎和女警们生活在一起,所以对女警们的感情也格外深。从“五朵金花”给它们起的名字中就可见一斑。

  李薇的爱犬叫“luckey”,她说,她希望爱犬能永远幸运下去,幸福生活。路山的个子最高,从小喜欢篮球,漫画书中樱木花道一直是她喜欢的人物,所以,她给爱犬起名“樱木”。李沛洁见到“小的”的第一眼就觉得它挺活泼的,“感觉它特能得瑟,就取个谐音叫小的。 ”高倩的爱犬叫“楚楚”,是因为高倩以前家里养过的一条宠物犬也叫“楚楚”,后来丢失了,为了纪念“楚楚”,才取了这个名字。

  在给爱犬取名时,赵新惠是最纠结的一个,“我想了七八个名字,都挺好的,不知道该选哪一个。”后来,赵新惠挑了一个最上口的名字“洛洛”。

  “每天和狗在一起,既危险,又枯燥,烦不烦?”听记者提及这个问题,李薇笑了,“犬通人性,时间久了,就会和它们产生感情。 ”

  一次训练的时候,“luckey”跑远了,李薇跟在后面追。“luckey”跑得快,很快就把李薇落下200多米远,跑上另一个山头。李薇急了,蹲在山头上呜呜地哭了起来。“luckey”立刻往回跑,穿过一条满是荆棘的山沟,一下扑在李薇的怀里,用舌头为李薇擦眼泪。

  “樱木”身体弱,为了给“樱木”加餐,路山每次从家里回到队里后,都给“樱木”带回鸡蛋和火腿肠。在路山的悉心照料下,“樱木”的体质一天天好起来。

  “小的”平时很欢实,可有一次患了感冒后,它没有像往常一样扑到李沛洁的身上,而是慢慢走到李沛洁的身边趴下。那时是冬天,为了给“小的”取暖,李沛洁硬是抱着“小的”在犬舍里坐了3个小时。结果“小的”感冒好了,李沛洁却发起烧来。

  用女孩们的话说,犬的状态直接影响她们的情绪,她们的心情好坏是跟着犬走的。

  “一个姑娘家整天与警犬打交道,并且经常带着它们执行一些搜爆、搜毒等任务,不像女孩子干的活。 ”“五朵金花”的家人多次劝她们放弃警犬训导员的工作,找个舒舒服服的好差事。可是,她们都没有遵循父母的“意愿”。她们说,“我们每天很充实,这份工作很高尚,会继续做下去。 ”

  “十二运”测试赛期间,“五朵金花”每天都是早上6时带犬上岗搜爆及危险物品,一直工作4个小时。中午吃完饭,又开始搜爆,再工作4个小时。期间既不能上厕所,也不能休息。

  为了更好地完成“十二运”安保任务,“五朵金花”还特意到省厅集训,她们的任务就是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自己的犬训练成一只合格的搜爆犬,要掌握搜爆犬的所有本领。集训期间,她们每天只睡几个小时,剩下的时间几乎都是在训练场上。犬累了,可以打个盹,可她们累了,只能咬牙挺过去。

  采访快结束时,记者得知李沛洁还没有男朋友。谈到感情,李沛洁有些羞涩,“对将来的男朋友我只有一个要求,喜欢我,就一定要喜欢小的,并且理解和支持我的工作。 ”


德扑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