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亲历红场首次阅兵:驯马师为元帅选马与驯马(

发布时间:2020-04-03 04:59  作者:德扑圈

  1945年6月18日,斯大林在别墅召见朱可夫,进行了如下一段对话:“朱可夫同志,您还没忘记骑马吧?”

  朱可夫婉拒了,他表示,如此崇高的荣誉不该属于他,而该属于最高统帅。不仅如此,他还提示:这也是领袖的直接责任。但斯大林毫不动摇。送朱可夫出别墅时,斯大林再次对朱可夫说:“我阅兵是太老了,还是您来,您年轻些。我建议骑白马阅兵,布琼尼会把马给您。”

  对于朱可夫来说,最严重的问题是按照斯大林的要求寻找白马。有分析称,斯大林之所以坚持骑马的形式和白马的颜色,是他熟悉18世纪俄国军事家苏沃洛夫与库图佐夫喜欢白马的古老传统,也深知白马标志着荣耀和力量的当代惯例。

  然而,到卫国战争结束前夕,苏军中可以向世界炫耀的战马几乎一无所有。这就使得选马成了头号难题。据当时在国防人民委员部驯马场供职的博贝列夫上校后来回忆,1945年5月的一天,总参谋长安东诺夫大将来到驯马场,挑选参加阅兵的战马。

  结果马厩里虽有白马,但都不符合朱可夫所定的标准。后来,贝利亚的下属也前来相助,在捷尔任斯基骑兵团找到了一匹名为“库米尔”的捷尔马。该马系浅灰色,虽说未能在“白色”上“达标”,但其机敏、耐力与善于长途跋涉的特长实属难得。马被紧急带到国防人民委员部驯马场并立即投入了对它而言一生中最为重要的出征。期间,朱可夫几乎天天到场,并长时间进行骑马训练。

  目击者们称,训练时一片寂静,无人敢对元帅妄加评论。因为朱可夫并不需要指点,他年轻时的服役地点就是骑兵团。他驾驭战马经验丰富,临近阅兵时,朱可夫还细心梳理和修剪了马的鬃毛,为了美观还特地加长了马尾。

  尼·奥夫奇尼科夫也有自豪而动人的回忆。他生于库尔干州的农村,从小与马友好相处。当地人都说他对马有难以割舍的感情。他曾入马校学习。卫国战争时为骑兵连排长,战后成为驯马师。这位老战士牢记并津津乐道于1945年为胜利大阅兵驯马的故事。直到85岁高龄时,他仍然兴致勃勃地诉说着自己的马情结。

  1945年,尼·奥夫奇尼科夫大尉担任驯马主任教练,在接到的上级指示中,特别要求他为陆军元帅罗科索夫斯基和朱可夫驯马。教练们每天8点钟吃过早饭,便匆匆赶往场地,工作19个小时。训练中最困难的是教马适应嘈杂、喊声和炮轰。为此专门将马拉到野外,在训练中还模拟射击。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段时光:极度劳累,筋疲力尽,但胜利精神鼓舞我们向前。”沉淀在驯马师心底的还有宝贵的精神财富。得知奥夫奇尼科夫是“库米尔”的驯马师,罗科索夫斯基曾经大声地说:“好样的!咱们有一致的马感!”

  罗科索夫斯基来到驯马场已是5月底了。作为一个战马行家,他心爱的是名叫“波柳斯”的公马。只见它高大健壮,全身为深褐色,没有一点儿杂毛,而马鬃和马尾则为黑色。服务人员认为,训练时与朱可夫的区别是,罗科索夫斯基总是和蔼可亲,待人温和。他可以与大家一起长时间谈论各种马的优点。

  在许多军事首长尽力躲避骑马受阅的情况下,阅兵首长和阅兵总指挥出色完成了各自的任务,不能不说是阅兵传奇中的传奇。尤其是朱可夫竟然获得同事们“身轻如燕”与“如鱼得水”的高度评价。这其中,驯马师们功不可没。难怪奥夫奇尼科夫半个世纪后仍然信心满满:“我太了解自己的马了,所以坚信不疑:即便是响亮的‘乌拉’声和巨大的礼炮声也不会惊吓它们……”

  (《北京青年报》2013年5月9日 星期四 第C2版:天天副刊 历史纵横)

  菲方射杀渔民 拒道歉央企审计曝隐形福利三大智库院长 正部级高端白酒降价一半昆明回应PX项目广东27岁副县长撤职韩发言人涉性侵日高官访华超时 被免高考生拜“文曲星”马云卸任阿里CEO成龙谈古建捐外国刘洋母 “十佳母亲”李克强会见印外长村民中大奖 公开领奖李银河斥张艺谋可耻


德扑圈